尊重感情。

一定要投票,一定,一定。
无论怎么样,都想打破些什么,告诉这群少年,我们是如此这般的深爱着他们。

疯子(改版)

女人重新倒了一杯水,放回了我手里,侧身拉过一旁的椅子坐在了床边,低声唤了我的名字,“伯贤。”

“嗯?”我把视线转回了她身上。

“千万别和你爸一样,窝囊一辈子。”

我有些发愣地望着女人的眼睛,带着常年佩戴眼镜留下的痕迹,此刻,注视着我

里头写着太多的情绪,我都明白。

她在透过我,看我的父亲。


女人没有呆多久,陪我吃完晚饭就回去了,让她明天拿了衣物再来.

此时,医院病房里的灯已经被巡房的值班医生关上了,也许是因为发烧的原因,脑子依然混沌,想着女人的话,迷迷糊糊就没了意识。

睡梦里,身上似乎压上了什么,身上的压力感让我一下子清醒了起来,挣扎了几下,发现来人是朴灿烈才放心地停了下来,此时他把脑袋埋在我的颈窝里像是感受我的味道一般深吸了一口气,“吵醒你了?”
“没事,”刚醒来声音还是有些暗哑,“你怎么回来了?”
灿烈把头抬了起来,对上映着窗外灯光而显得清明的眸子,他笑着摸了摸我的额头,“我怕你做噩梦,在家里躺了半天自己睡不着了,不知道你可不可以给我个床位让我在你身边躺一会儿,不然估计今晚我见不到你会发疯.”
我有些发愣地反应着他的话,真的心动得要命,抬起头小心地凑到他面前轻轻地在他嘴角蹭了蹭,刚打算离开就被人堵住了嘴巴,“这种事情要打报告,不然我控制不住.”

感觉到灿烈一下子含住了我的上唇,近乎缠绵地勾画着我的唇线,然后撬开我的嘴把舌头送了进去,温柔地勾起我的舌头抵死纠缠,抽走了口腔里所有的空气.
用最温暖的怀抱把我拥入怀中。

我不曾想过我会喜欢男人,也不曾认为我会与世界相悖,但我知道我喜欢他。



  


中午十二点发生的事情,我放到午夜十二点再写,嗯,算巧合了。
其实我不是鹿晗的粉丝,只是真的觉得他是一个值得人喜欢的男孩。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我们作为粉丝什么都改变不了。这是他的决定,需要尊重。新闻里冒出来很多粉丝的极端做法亦或是许许多多的谩骂和不解的声音,舆论一向都不是错误,而是大家各自的看法与观点,我们也没有必要去斥责那些为鹿晗做傻事的孩子。所有的事情都是有理可寻的,当你很喜欢一个人,把他当作生活的一部分去喜欢,去习惯,这种突如其来的意外往往无法接受。无论是牛鹿,驯鹿还是其他的cp粉,都在今天梦醒了,才发现自己喜欢的东西原来如此不堪一击。我们没必要去斥责,也没必要站在一旁对人指手画脚,我们往往没有资格,也没有那份心情。这个男孩,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他最后仍然会属于别人。鹿晗没有错,粉丝也没有错,错在我们缺少支点与平衡,缺少真实感,也不愿去接受。我突然想到曾经看过的一句话,“我会陪你到你恋爱,结婚,陪到你的生活再也不会有我的介入,我再努力幸福。”这种感情,无关爱情,但却是每个少女都藏在心里的东西,不可笑,也不可否认。尊重每一个人,每一段感情,然后把自己变得更好,去爱身边的人。

疯子(改版)

Chapter35(手指戏)

 再小的光点都有可能迸发出巨大而耀眼的光亮,它可能带着毁灭的意味不带声响的一点一点把你我的世界侵蚀得干净,就像是清晨的太阳,当它在东边的天际探出头,谁会知道它即将带来的巨大光亮呢?
 就像这场看似平淡的感冒一样,起初的风平浪静只是惊涛骇浪的序章.


 原本以为只是普通的感冒,在医务室混着感冒药浑浑噩噩地睡了大半天,中途转醒却依旧头痛欲裂,那种混沌的感觉让自己的大脑完全没了思考的能力,裹着被子吸了吸鼻子才发现根本堵的厉害,只能靠着嘴巴大口的喘气,就像是被人浸在热水里一般,难受的要命.

直到最后,我感觉自己好像真的要溺死在这片热土中的时候,额头上忽然覆上了一只带着凉意的宽厚手掌让我一下子安心了下来,隐约好像听到了对话声

,“老师,这感冒药怎么没有作用?从上午到现在这温度一直不见下来?”

“看样子不是普通的感冒,我去给他爸妈打个电话,让他们带他去医院.”

“诶……你…”
朴灿烈脱下校服盖在怀里人的胸膛处,看着怀里人因为难受冒着虚汗,皱起了好看的眉头,“来不及了,这都多久了.我带他去医院.”

原本因为出汗而变得黏腻的身体被人抱在温暖的怀抱里,周围环绕得都是来自他的味道,像是冬日我最爱的蜡梅香,我下意识地蹭了蹭自己发烫的面颊,伸手紧紧地抓住他的衣领希望可以减轻一点来自身体的痛苦.

好像不是很久,觉得有什么清清凉凉的东西流淌进身体里,我才觉得一直紧绷着的身体真正放松下来,混沌的脑子里就开始不断不断地重复一个可怕的梦,
那个梦里,我看到了一条黑色的长廊,昏暗且无光而冗长,我缓缓地眨了眨自己的眼睛,过度的安静让我不自知地压抑了自己的呼吸,向前挪动着步子,慢慢的,我好像依稀看到了人影,在走廊的尽头站立着两个人,他们相对而立,但姿势却有些怪异,我颤抖地喘气,被莫名地力量吸引着向前去……

“啊!!!!!!“

我猛地睁开眼睛,霎时眼前一整片的光亮汹涌而来,感觉有人扶住了我的肩膀,清晰地触感让我愣了愣,颤抖着身子转过头望着人,对上人熟悉的眼睛,才猛地垮下了肩膀,有些粗浅地呼吸着。灿烈有些担心地低头注视着,用拇指擦拭着我的脸颊,我才反应过来自己脸上早已挂满了冰凉的液体。

“做梦了?“

我缓缓地点了点头,指了指自己有些干涩的喉咙,压抑着嗓音的嘶哑挤出了一点气息,“渴。“

灿烈转身倒了开水,递到我手边,我抱着杯子,感受着杯壁的温度,低头抿了一口,温热的液体滑过喉结才仿佛没了堵塞的异物感。

灿烈的手掌穿过有些微长的刘海抚上我的额头,低声安慰道,“应该是之前的高烧引起的,不要放在心上,只是个梦而已。”

“灿烈,我梦到你了。”

“嗯?梦到我什么?”

我垂下头,感觉梦里面的零散记忆又重新回到了脑子里,

“我看到了吴世勋,我……在喊他的名字,他却置若罔闻。我看见,看见,他用手掐着你的脖子…….甚至…..甚至我都能看到他的手掌在一点一点地收紧。”我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刚刚的梦境里,看到灿烈像是个断线木偶一般没有任何的动作,,我想大喊灿烈的名字却突然怎么也发不出声,他们就在我眼前我却无能为力,我仿佛感觉灿烈正在一点一点地被夺去呼吸,我好想尖叫。我捏紧了手中的杯子,感觉一旁的灿烈在唤我的名字,我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

“咔吱…..”突然,病房的门被推开,我看到了母亲,猛地松了手,杯子里的热水打翻了出来,触及皮肤,让我一下子放开了手,“砰。”玻璃杯摔碎在了瓷砖上,发出了闷响。
“伯贤!”灿烈猛然一把拉过我的手,“怎么样?有没有受伤?疼吗?”

我发愣地看着站在门口的女人,她穿着黑色的连衣裙,手里拎着些东西,此时正侧头注视着我一旁的灿烈。

我仿佛看到了她的口型,“木樨草。”

我猛地从灿烈手里抽出手,突兀地喊出声,“妈。”

灿烈顿了顿,低头看了看自己突然空了的手心,才反应过来转头看向门口的女人,点了点头,“阿姨。”

女人礼貌地笑了笑,才慢慢走了进来,

“终于醒了.”她放下手里头的塑料袋,低头整理着里头的东西,并没有抬头看我,语气显得很平淡,“这次多亏了灿烈,是他把你抱到医院来的。”她拍了拍自己的袖口,随后抬起头望向灿烈点了点头,“阿姨谢谢你了,时间也不早了,你还是先早点回家,伯贤阿姨会照顾好的。”

我下意识地抬起头看了看灿烈那双仿佛温柔得能溢出水来的桃花眼,女人话里带的刻薄味道,让我有些无措,赶忙抓了抓灿烈的衣袖轻声道,“你先回家吧。”

我看着人背过身走出病房,侧过身望着一旁的女人,“妈……”

 “听医生说今晚你要留院观察,这次好像是病毒性感冒,你自己当心一点.”女人把塑料袋里的水果放到一边, 

感觉女人刻意回避话题,我只好有些迟疑地点了点头,“知道了。”

“不过,今天怎么没看见吴世勋那个小子,不是总是黏在你身边的么”
女人看似无意的话却一下子让梦里头的东西重新浮现了出来,“以后不要再提他了。”女人手上的动作一顿看着我不是很好的表情还是没说什么.



疯子(改版)

Chapter35(善&恶)

2011年12月3日凌晨
都说,爱情是世界上最美好,最难忘,最深情的东西,就似是冬日壁炉里烧的噼啪作响的干柴,温暖对方且绝对炙热.
但爱情,也同样痛苦,往往让人心如刀割,刻骨铭心,而偏偏这般极致的情感,是人穷极一生都想去追求的东西.

鹿晗接到吴世勋电话的时候刚从浴室里出来,刚刚洗完的头发还滴着晶莹的液体,电话里头的吴世勋的语气很平静,只是报了个酒吧的名字就挂了电话,但鹿晗知道这分明是喝醉了.

酒吧倒是选了个镇上有名的,不至于让他找很久,带着外头的寒意一把推开酒吧的大门,里头喧闹异常的人声混着音响的震动就一下子在耳边扩大,穿着暴露的女人在舞池上肆意扭动着曼妙的身材,酒味,钱味,烟味,这种糜烂的味道还是呛得人难受,鹿晗靠着昏暗的灯光艰难地穿过人群张望着周围,皱着眉头定睛看了看,在吧台上静静地坐着一个宽厚的背影,鹿晗无奈地笑了笑,兀自地想着这个男孩喝酒的模样倒也漂亮得很.
吴世勋敲了敲手里的酒杯,里头带着褐黄色的液体在里头晃了晃,刚想举起酒杯仰头灌下去就被一只纤长的手夺走了酒杯,看清来人斜起一边的嘴角笑了笑,招呼着酒保,
“再来一杯”
“啤酒.”鹿晗看了看吴世勋那半分清醒半分糊涂的样子,叹了口气要了瓶啤酒.

“对,啤酒,陪我喝才对.”吴世勋望着鹿晗拿着啤酒第一次笑的有些没心没肺.
鹿晗含了口啤酒到嘴里,斜着眼睛望了望吴世勋,心里在想难道有人喝酒会越喝越清醒么?吴世勋眼里清明的模样看得鹿晗发怔.
“你叫,鹿,晗?对吧?”
“嗯.”
吴世勋看着鹿晗一脸平静的样子,歪过头伸出手就在鹿晗因为刚洗完头而变得格外柔顺的黑发上胡乱抹了抹,“你不生气?我这么晚喊你出来喝酒?”
“我自己留电话给你的,你叫我,我当然会来.”
吴世勋看着鹿晗的样子又开始痴痴地笑了起来,“你果然很厉害,在看人方面.”
他夺过鹿晗手里的酒瓶就猛灌了一口,抓着瓶颈把瓶口抵在下巴下,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我被人甩了.”
………
鹿晗静静地听身边人带着酒意的话,并没有出声.

“我好像记得,自己喜欢了他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久到我都快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你知道么?”他闭上眼睛像是在回忆一样有些骄傲地弯起了嘴角,似乎是鹿晗从未看见过的模样,让他看得有些恍惚,“他长得很好看,皮肤很白,鼻子小小的,嘴巴笑起来会变得四四方方的,永远都是乖乖巧巧的样子,会打我,会骂我,但总喜欢对着我笑,真的…真的…”就着翘起的嘴角吴世勋就这么静静地哭了起来,“真的…真的…真的……好喜欢他………”
“为什么会这样……我以为……我只要静静地守在他身边他终有一天会发现我的好,我对他的好,却从来没有想过……会有第二个人介入他的生活……我……”吴世勋哭的有些喘不过气,侧过头用含着眼泪的眼睛有些模糊地勾画着鹿晗的样子,“我该怎么办……鹿晗……你是学心理的……教教我……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心要痛死了………”
鹿晗看着眼前这个曾经在学校里因为一个人总是不可一世地男人在这一刻终于还是回到了一个孩子该有的模样,已经变得宽厚的肩膀此时一颤一颤地颤动着,那种孤独和撕心裂肺,鹿晗怎么会不懂.他小心地攀过吴世勋的肩膀把他抱进怀里,轻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
怀里的男人哭了很久,当鹿晗以为吴世勋因为酒醉而睡着了的时候,男人有些沉闷的声音就万分清醒地传了过来,“你说如果喜欢是不是就应该在一起呢?”
鹿晗有些诧异地松开了手,吴世勋脸上的眼泪有些干了,他又露出了显得有些冷漠的脸,“回答我.”
鹿晗眨着犹如麋鹿一样的眼睛盯着他的脸看了很久,最终还是弯起嘴角笑了笑,“你根本不需要我的回答.如果,你想做些并不善良的事情,我支持你.”
“你…?”
“善良有时候并没有用.人向来自私.做你想做的,不需要别人阻止.”
吴世勋有些发愣地望着鹿晗清澈的眼睛,又来了,那种心如明镜的感觉……
鹿晗笑着用手指戳了戳吴世勋的额头,“不早了,回去吧.”
你会自己明白的,喜欢是不是一定要在一起.
如果有一天你终于明白了,也请不要怨我,毕竟我也不是什么善人.


疯子(改版)

 朦朦胧胧间察觉到了细微的光亮,渐渐清明,我不适地闭紧眼睛,却听到了模模糊糊的呼唤声犹如大提琴一般的醇厚,仿佛来自很远的地方托着风传到了我的耳畔,“伯贤……伯贤……伯贤……”
我向前探了探,风突然停了,声音却渐渐清朗,“伯贤?醒醒…醒醒…伯贤?”

我顺着声音慢慢张开眼睛,迷茫地眨了眨,慢慢聚焦,才看清眼前的光景.

 “灿烈…”

外头的阳光透过窗子洒了进来,温温和和地笼在面前人的身上,美得不像话.

“伯贤?伯贤?有哪里不舒服么?”近在咫尺的桃花眼倒映着我的样子,此时低沉的语气里透着的是满满的担忧,看着他的样子,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开来了,
我勾起嘴角轻轻摇了摇头,“没事……”喉咙沙哑得厉害,“只是感冒罢了.”

“你听听自己的声音,还嘴硬,哪里没事?”灿烈轻声抱怨着,手上却小心地垫高了我身后的枕头方便我讲话,

我装作委屈地低下头,“我这不是怕你担心么.”

听到面前人浅浅地叹了口气,头顶上就覆上了一只大手,揉了揉我的头发,“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就要好好照顾自己.”

听着他的话,我顺着他的手蹭了蹭,“嗯,都听你的.”突然,我一下子想到什么,挣开他的手掌,拉过他的手臂让他蹲在床边,捧过他的脸仔细地观察起来,“伯贤……”

“别动!我要看看你哪里受伤了!”

“没什么关系的……”灿烈有些躲闪地往一旁侧了侧头,“小伤.”
我一下子抚开他额前的刘海,一下子就看见了额角上一大块的伤口,移下视线,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他嘴角上也有伤口,好像被他用手胡乱抹过了,伤口旁边还有淡淡的血痕,我心疼地用拇指轻轻抚了抚他嘴角的伤口,心疼地在上头一下一下地吹着气,“疼不疼?”

眼前人盯着我的眼睛突然笑弯了嘴角,“不疼,不疼.你这么一吹,我怎么还会疼.”

我停下动作,看着他大大的桃花眼里满满的笑意,愣了愣,随即也不自觉笑了出来,“傻瓜.”

就在这个时候,医务室的门被人推了开来,“伯贤……”吴世勋轻轻地叫了我的名字,我注意到他脸上的旧伤还没好,今天脸上又添了新的伤痕,感觉到一旁的灿烈又带着敌意地准备站起身,我连忙拉住他,

“伯贤…他…”

我朝他摇了摇头,看着吴世勋此时有些落魄的样子,叹了口气,“你想说什么?”

“我……”他侧过头望了望灿烈,欲言又止,我心下明白他的意思,“灿烈不是外人……他有权利听你接下来的话…”

他有些发愣地听着我的话,最后自嘲地笑了笑,“嗯…他可以听……”
“你还好吧…?”

“嗯,没事.”

“需不需要……”

“如果是无关紧要的关心就不必了.”我侧过头,“你回去上课吧.”语气里透着浓浓的的疏离意味.

“不,伯贤,伯贤,可不可以求你不要这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头脑发热,才会这样,以后不会这样了……原谅我吧…好不好…”

“吴世勋.”我重新转过头看着他不知所措的样子,“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这件事和以前所有的事情都不一样,完全不一样,你不要再道歉了,我没法接受.”

“伯贤……那都是因为我喜欢你啊……我陪了你那么久那么久,准备等我们都考上了大学我就告诉你,我没有想过会这样……”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我木讷么?竟然什么都没有感觉到.还是我从未看清过他呢?

“伯贤啊……让我待在你身边吧,就算不在一起也让我能继续喜欢你……好不好…?”

听着他卑微至此的恳求,我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不要继续喜欢我了……无论怎么样……我和你不可能…”

对不起,真的,但这也许是最好的方式,断了那份隐晦的情感.

吴世勋发愣地看着我的样子,终究是没了挣扎的力气,垂下头,声音变得闷闷的,“好…怎样都依你………”

看着他背过身退出门口,我深吸了一口气,感觉从前的回忆都一点一点地从时间的间隙里重新回到我的脑海里,里头有这少年缓缓成长的模样,我曾经期盼他的成长就像期盼我自己一样。曾经和他一起跑过阳光下的操场,穿过川流不息的人群,和他一起细数天上的星星。

现在,你我荒唐岁月,已没了最初的模样。

我坐起身,唤他的名字,“世勋。“

看到他停顿的身子,压低了声音,一股酸涩冲上鼻腔,我说,

“从今往后,我们,不再是朋友。“


疯子(改版)

“伯贤……”在过分压抑而安静的对视中还是吴世勋先唤上了我的名字,看着他那熟悉的眼睛里装着的我的模样,想答应却只是张了张嘴一个字节都发不出来。
在这之前我从未设想过他的名字会在此时此刻成为我喉间的鱼刺,卡在喉咙里吐不出也吞不下,让我不知所措,我盯着他的样子晃了晃神还是侧过了头.


这样的事情.
即使是两小无猜我也无法原谅.

“伯贤…….”吴世勋看着我的反应显得有些慌忙地径直走了过来,感受到突然而至的压迫感,昨天的所有事情又开始纷至沓来,我想都没有想下意识地闭上眼躲到了灿烈身后,“伯贤……”吴世勋停下步子,受挫一般看着我胆小而提防的样子,摇了摇头,“我没有别的意思的.伯贤.你能听我解释吗?”

感受到站在身前的身影把我护得更严实了,低沉的声音清楚地传了过来,“伯贤没有误解任何事情,不需要你的解释.”他的语气又带上了些许的痞气,却给了我莫名安稳的感觉,我小心地伸出手紧紧拽住他的衬衫一角低下头.

“我和伯贤的事情和你有关系么?”吴世勋听着灿烈的话走近一步拽起他的衬衫领口,咬牙切齿道,“你算什么东西啊?!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

“我算什么?”灿烈用力地拽下吴世勋的手甩向一边,“你是不是该问问自己算什么?!别在这里装做很懂他的样子,到底是谁伤了他?!是谁伤了他?你比我要清楚吧。”灿烈侧过身看了看我,折过手抓紧了我拽着他的手,压低了声音“如果不是伯贤不追究,我,真的会不惜一切代价毁掉你.”

“呵.”吴世勋蓦的低下头,发出的声音闷闷的,“我说最后一遍,让开.”
听着声音,我一下子抬起头,从灿烈肩头望过去,他垂着头看不清表情,但我实在太了解他了…… 
“灿烈!!”看着吴世勋一拳打在灿烈脸上我一下子惊呼出声,“灿烈!没事吧?!”

“来呀,打!”朴灿烈把我拦在身后,用大拇指抹了抹嘴角痞气地勾起嘴角笑了笑,“我都快忘了打架的感觉了.”我担心地看着灿烈扭了扭脖子带着挑衅意味的笑容,
“你自找的!”

只是一会儿两个人就扭打在了一起,全班四十几号人只是呆楞地看着没有人敢阻止这场不知其源的战役,我站在一边清清楚楚地看见两人脸上越来越多的伤口什么都做不了.

最后,当我看见吴世勋一脚踹在灿烈肚子上的那一刻,我还是不管不顾地冲了上去,挡在灿烈面前,当时吴世勋的身形都是摇晃的,他好像没有对我动手,但我的头昏的要命,晃了晃脑袋,然后就没了印象.

“伯贤!”
“伯贤!”
生活为什么总是这般戏剧性呢。明明都是这般善良的人,却总是互相伤害。即使往日里头,两小无猜,形影不离,在这个时候,却锋芒毕露,你我都是敌人。




疯子(灿白)

Chapter34 (混乱)

2011年12月2日

冬日的清晨,凉风带着蜡梅的清香味吹动白色的纱帘钻进房间里头,我不情不愿地掀开被子,慢慢吞吞地套上校服衬衫,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脑子里就乱七八糟的,随意揉了揉头发,晃了晃,想把吴世勋说的话全部忘记,却不想脑子愈发昏沉,估计也是昨晚在冷风里受了凉.

“伯贤!醒了么?”女人尖利的声音隔着门板传了进来,
“起了.”我坐起身,纽着扣子,走到窗口随口答应了声.外头的风凉得发颤,刚想合上窗子却看见了同样穿着校服的人影踩着自行车停在楼下,正低着头给手心里呵气,正奇怪着,那人就抬起头,视线就这样不期而遇,我瞪大了眼睛,“灿烈!”

眼前人听到自己的名字眨着大大的桃花眼就露出了笑脸,嘴里的热气雾蒙蒙的消散在他身边,他鼻头冻得红红的,早晨起来有些凌乱的头发被风吹的一晃一晃的,看着他的样子我慌忙套上外套就往楼下跑,“伯贤?怎么那么急?还早……”

“妈!我的牛奶呢?”

“牛奶?喏,还热的.”女人指了指桌上的袋装牛奶,“怎么了么?”

“没怎么.”我敷衍地笑了笑抄起牛奶袋子就往外头跑,边换鞋边转过头对着女人茫然的脸胡乱解释起来,“学校早上有点事情,今天不用爸送了,让他睡会儿吧,天怪冷的.”

我一把推开门,寒风就撞进了衣服里,看见铁门外的灿烈朝我招了招手,我连忙跑下门阶,推开铁门赶紧把牛奶袋子贴在了灿烈脸上,
“伯贤…”

“你什么时候来的?这大早上的冻成什么样子了!”

灿烈顺着我的动作微微低下头,用大手覆盖住我放在牛奶袋子上的手,轻轻蹭了蹭,“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去学校,所以早点过来等你.”

“这么冷的天,”我把手换了个面,暖意就一下子传到了手背,“不用这样,我又不会丢.”

“怎么不会了,万一我一不小心你被拐跑了怎么办?”看着灿烈眯着眼睛把脸埋在自己手心里可爱样,心里被挠得痒痒的,无奈地笑了笑,“好了,走吧,再不走要迟到了.”我拿下手,顺了顺他额前的碎发,“傻大个.”
说完看着灿烈的样子就咯咯地笑了起来,

“喂……”猝不及防被人拦腰抱了起来,感觉身体离开了地面,我连忙勾住灿烈的脖子,灿烈轻轻松松把我放在了自行车后座上,他斜起一边的嘴角就着我勾着他脖子的动作在我额头上印上一个吻,看着我泛红的脸颊,报复道,“小不点.”
“幼稚……”
“那也只幼稚给你看啊.”灿烈骑上自行车感受到晃动我连忙抓住他背后的衣服“你慢点…” 

“伯贤,我冷.”前头的人突然停下动作,有些突兀地说。

“啊?”

“所以你得搂住我.”

看着男孩宽厚的肩膀,我笑了笑顺从地环上他的腰,暖意就隔着身体传了过来.

“不许放开.”
…….

我有些恍惚地望着他的头发,随着吹过的风晃动着
“喂!灿烈!”

前头的男孩侧过头,等着我说话,我勾起嘴角,望着他清晰的眉眼,说,“你也不许放开我。”

感觉男孩身形怔愣了一下,但随即很快地点了头。



对不起,昨天和你说那些话,灿烈。

我承认我有过退缩,有过害怕,甚至,打算放开你的手。

但是,

我舍不得。

“哎!你们看见没!今天班长坐着朴灿烈的自行车来的学校!”
“我看见了!班长还搂着他的腰呢!”
“这两人关系什么时候那么好了?”
“不晓得,人都为朴灿烈和吴世勋吵架…”

“我感觉这背后有故事!”
“哎!嘘…嘘…”看着吴世勋斜挎着包面无表情地走到位子上,班级里一下子噤了声,

“嘘,嘘……”

 
“是不是感冒了?”灿烈捏了捏我的手心.
“好像有一点.”
“没事么?手心里有点烫.要不要去医务室?”
“不用……”我和灿烈刚踏进教室就感觉到了所有人都目光全部聚集在我们身上,我诧异地侧过头不小心撞上了吴世勋愠怒的眼睛.


疯子(改版)

Chapter33(他叫鹿晗)

 

吴世勋无力地拖着身子靠在了教室一边的墙壁上,用手背擦了擦被朴灿烈一拳砸的发肿的脸颊,又垂下头揭开了手上的纱布,看着已然裂开渗着血的伤口,摇了摇头,自嘲地笑了笑,自己都在干什么啊……口口声声说要守着他,到最后还是自己伤了他么?

真是……

吴世勋把脸埋进了手掌里,用力抹了抹,最后把手插进了头发里头,垂下了脑袋.自己算是完全失去他了。

突然,走廊里头突兀地响起了急促地脚步声,愈加迫近,最后,停在教室门口,就有人一把推开了门,“呼……呼……诶……这人怎么都走了……”来人一个人嘀嘀咕咕把头探进来,往教室里走了几步,最后,旁若无人地坐到了伯贤的位置上用手扇了扇风,“这边伯贤的班级日志怎么总是拖拖拉拉的,都最后一天了,人影都没有……”他转着犹如小鹿般大而光亮的眼睛环顾四周,侧过头猛地对上了吴世勋冷漠的视线,“啊!妈呀!!鬼呀!!!”
…………

他用手捂住眼睛,顿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听到声响,悄悄地打开指缝,看清了吴世勋的脸,才蓦的松了口气,“吁……吓死人了……”看着吴世勋没多大起伏地表情,好看的眼睛眨了眨,安静了一会儿,站起身,走到吴世勋跟前歉意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啊……我进来的时候没注意到你……所以,反应有点大……”
吴世勋抬头看了看他的样子,没什么反应地摇了摇头,不想说话.
“呀!你的手……”他突然注意到什么,惊呼了一声,抓起吴世勋还在流血的手,蹲下身子,“这是还在流血啊……不痛么……”
吴世勋猛地把手抽了出来,侧过头,“和你没关系.”
男孩眨着眼睛笑了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卷纱布,牵过吴世勋的手,自顾自地包扎了起来.
“喂,你…”
男孩笑了笑,“伤口可得好好包扎,疤可以给别人看,伤口不可以,万一有些毫不知情的人在上面不小心撒上了一手的盐,痛的还是自己.”
吴世勋不明所以地反应着他话里的意思,“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你好像遇到了某些很特别的事情.”男孩手上的动作麻利而漂亮,熟练得刚刚好,“而我对这样的故事很有好奇心.”
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伤口就被他包好了,望着白色的线型纱布,吴世勋抬起头望着男孩干净的眼睛,觉得里头仿佛看透了很多的东西,这种感觉很神奇,就像是有一种魔力把心里的想法连着自己的长相全部印在了他的眼睛里,无法抗拒.
男孩放下吴世勋受伤的手掌,低头找了张橙黄色的便签纸,写了串数字,递给吴世勋,

“我叫鹿晗,学生会心理部部长,有需要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聊聊天.”男孩站起身,往前走了几步,想起什么转过头,望了望吴世勋的伤口,笑着说,“回去之后不要沾水,纱布一天要换两次,记住了.”

吴世勋发怔地看着男孩推门离开,低头抚了抚手掌上绑着的纱布,轻声重复道,

“鹿、晗.”

但他永远都看不到这个随身带着纱布的男孩像他一样,缓缓滑坐在门外的地板上,和他靠着同一块墙壁,望着手里的纱布,好看的眼睛里噙满眼泪,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他叫鹿晗,

为了你,跑遍了学校找到一卷纱布,

然后,

若无其事来到你身边,

再,

装作不认识你。

“我叫鹿晗,学校心理部部长……”男孩小声地呢喃着,“我叫鹿晗。”